-ooak

[TG]

兄弟(洋灵,短完)

每天都在为别人的爱情流泪

春田碧池:

李英超十五六岁的时候,他经常被人笑是李振洋的小尾巴,他洋哥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像只小树懒似的,总是爱挂在李振洋的脖子上或者肩膀上。


 


当然,他偶尔也会在李振洋跟他发飙的时候去挂一挂岳明辉,或者卜凡。


 


那是一种像小朋友一般,直白而强烈的表达方式,喜欢你就要手脚并用的扑上去粘着你。


 


那时候的李振洋其实还不知道怎么当好一个哥哥,他说自己,暴躁,缺乏耐心,自私,甚至讨厌小孩子。


 


但他在李英超面前表现出来的完全是另一幅天使一般的面孔,会带他去买衣服,会把盘子里的肉剥给他吃,会小心翼翼的捧着脸给他擦眼泪。


 


因为他总是忍不住对这个离家出走的小崽子心生怜悯,他在努力学着怎么当好一个大哥。


 


照顾好李英超并不是落在李振洋一个人肩膀上的责任,但偏偏李英超最喜欢他。


 


训练要找李振洋一起走,吃饭要挨着李振洋,就连半夜开小差,去小卖部偷偷买点碳酸饮料,也要他洋哥陪着一起。


 


走路要扯着李振洋的袖子,人多被挤散的时候,会慌慌张张左顾右盼。睡觉在一个房间,起床要一起,出门也要一起,总是公用一个刮胡刀。


 


想吃糖去哥哥口袋里抓,淘气了怕被罚躲到哥哥身后,没零用钱就给哥哥捏肩膀撒娇。


 


于是照顾李英超这件事就自然而然的成了李振洋的责任。


 


渐渐的,李振洋就习惯了身边有个小尾巴,口袋里永远装着糖果,像模像样的当起了一个小家长。


 


而被需要本身也会让人飞快的成长,觉得自己更有价值。


 


李英超经常在他面前跳来跳去,成了他生命里的一部分,似乎只要一提起他们中的一个,就会自然而然的想起另一个。因为他们总是像连体婴一样黏在一起,甚至偶尔会被误会成情侣。


 


他在李英超眼里是一个有点蠢但是依旧很可爱,也很体贴的哥哥。


 


甚至,在他们相处的更久一点之后。在李英超的脑袋里,已经没有了哥哥这个概念而只剩下李振洋这个人。


 


是他最亲密的朋友,是他唯一可以共享秘密的人。


 


可是,从李英超19岁那年开始,他突然变得不再那么爱粘着李振洋了。


 


更多的时间是和那些真正和他同龄的小朋友一起玩。他会发现自己和李振洋在某些观念上,仍然存在着一点代沟。


 


他会开始要求拥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小小的空间。会在机场,因为觉得丢脸而轻轻躲开李振洋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他虽然依旧怕黑,但不会再大半夜的抱着枕头躲到李振洋的房间里睡觉。李振洋故意拿着糖来逗他的时候,他会风轻云淡的笑一笑把那块糖让给哥哥吃。


 


他不是不爱吃糖了,而是他出道以后他再也没缺过零用钱,当物质不再匮乏,随随便便就可以拥有一大堆糖果的时候,糖果本身就变得不那么珍贵了。


 


李英超在慢慢长大,他变得越来越懂事。他想做个男人,而不是一个爱撒娇的弟弟。


 


以前李振洋总是嫌弃他挂在脖子上走来走去太粘人,而现在李英超已经很少作出这样的举动,他反倒有点怀念那个小小的粘人精。


 


现在的李英超,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镜头前都变得老练圆滑,游刃有余,他不再需要依靠着谁才不会心慌和害怕。


 


李振洋还是会在唱完每首歌的时候下意识的向他伸出手,但李英超已经很少会主动反握回去,而是调皮的伸出手去拍一下李振洋的手掌再把他推开。


 


他已经知道,他们做什么粉丝喜欢看,他们做什么粉丝会尖叫。他不想把他们之间的亲密当成一种商品在舞台上贩售。


 


李英超的长大,并不是一夕之间的,而是慢慢地,从一件一件小事开始。而他和李振洋的疏远,也是从这一件一件的小事开始。


 


李振洋看着他捧在手心里的小孩慢慢长大,他有些慌张,总是希望时光倒流。但他也无可奈何,因为人生总是在不断的向前流动。李英超不是他的宠物,或者附属品。他有自己的想法,他有他自己的路和人生要面对。


 


他所能做的只能是,放低姿态,像个怅然若失的老父亲一般,一个人在客厅里坐着偶尔翻翻存在手机里李英超十六七岁时候的照片。然后在那个小东西路过的时候,拍一拍自己身边的空沙发说“弟弟,你来陪我坐一会儿吧。”


 


19岁的李英超考上了中戏,哥哥们提着大包小卷的陪着他去报道。虽然他收获了不少充满羡慕的注视,但他搬进学校宿舍以后却很少像16岁时那样,总是把我有个牛逼大哥叫李振洋这种蠢话挂在嘴边。


 


他从小少年变成了大学生,他读了更多的书,有了更多的见识。他眼里的世界越变越小,未知的东西越来越少。他身边的朋友也越来越多。


 


李振洋不再是他唯能够依靠的朋友,但他对于李英超来说依旧还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有好多人都劝他,你还年轻,未来的天空很广阔,干嘛一直呆在那个半红不紫的小破组合里呢。而且,四年了,你们的团体活动不也越来越少了吗?


 


李英超问过岳明辉,如果自己走了他会不会生气,岳明辉说“我当然不会生你的气,不过我觉得你洋哥可能会崩溃。”


 


他想亲自去问李振洋,可是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契机开口。


 


留在坤音又有什么不好呢,李英超打量着他们的宿舍,这个他已经住了四五年的,像家一的地方。


 


他甩甩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彻底丢到九霄云外。


 


他依旧还是会靠在李振洋肩上打游戏,依旧会是会下意识的去哥哥兜里掏糖果吃。只是,他们之间开始有了第一个不能说的小秘密。


 


接下来,他们又有了第二个,第三个。。。。


 


20岁的李英超有了初恋,他第一次夜不归宿,周末会偷偷跑去阳台和女同学讲很久的电话。


 


李振洋看着他吃饭总是走神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敲着桌板问他。小崽子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李英超支支吾吾的说没有,饭没吃两口放下筷子就躲回自己房间里讲电话。


 


他沉迷于游戏,沉迷于新朋友,沉迷于恋爱,沉迷于这个他真正独立以后,所拥抱的花花世界里。


 


他偶尔会忘记和李振洋的约会,和同学在三里屯嗨一整夜。


 


他会喝很多酒,站在巷子口抽烟。两三天都不刮胡子,穿着乱七八糟的睡衣去便利店买便当。还经常会被狗仔拍到邋里邋遢的样子。


 


他第一次觉得,李振洋的唠叨让人烦躁,他虽然很有趣,但其实有一点肤浅,他们眼里的世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李振洋会在他认真思考一些严肃的问题的时候,走过来搓乱他的头发,或者揉着他的脸蛋儿说“干嘛想这些有的没得,人类未来的命运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走吧跟哥哥看个电影去。”


 


李英超不懂,其实李振洋在他这个年纪也曾经很迷茫,也曾经疯狂的胡思乱想,但现在的他已经学会了难得糊涂这个能够让人一直幸福下去的人生真谛。


 


他会在岳明辉和一件无聊的事情较真到底的时候拍着他的额头说“你琢磨这个干嘛呢,你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研究出来点成果人家还能给你发个奥斯卡啊?”


 


“是诺贝尔奖。。。”岳明辉纠正他。


 


“对对对,差不多一个意思。”


 


现在,李英超和岳明辉谈心的时候甚至比他和李振洋更多。但也仅仅是说一些琐碎的小事。


 


李英超觉得,20岁的自己很孤独。


 


有些话,他不能跟女朋友说,也不能跟哥哥们说,更不能跟父母说,现在甚至连李振洋都不行了。


 


他觉得很难过,但岳明辉告诉他这是一个人走向成熟的必然阶段。学会拥抱自己的孤独,开始明白这个世界永远不是以自己为中心而旋转。


 


21岁的李英超,即将从中戏毕业,他在上学的时候实验性的客串过几部电视剧,一直都没有特别大火。而在毕业前夕,他被一个独立导演挑中,第一次当男配角就拿了金马奖,李英超一下子被人捧成了个少年天才。


 


媒体对他的称呼也从oner成员灵超变成了,新生代青年演员李英超。他的翅膀真的硬了,他的国民知名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三个哥哥。


 


导演还带着整个团队去了戛纳。李英超第一次一个人出国,李振洋一边看着他收拾行李一边跟着他唠叨,要是他没有通告都恨不得自己亲自买一张机票跟着去。


 


好多粉丝都骂秦周一是不是脑子不太好,弟弟去戛纳这么好的机会,不带着另外三个哥哥去跟着蹭热度,反而让他们去宁夏某个不知名的小商场里去给一个杂牌子化妆品站台表演。


 


粉丝骂翻了天也没用,事情还是要按部就班的进行下去。反正坤音的经营理念一直都很玄学。


 


颁奖典礼的晚会开始前一晚,李英超才从戛纳回来。哥哥们到酒店里找他,因为要一起上台表演,但是他们根本来不及排练,就临时决定唱一首他们四个刚出道那会儿一起唱过了无数遍的一首抒情歌《will you》。


 


李振洋不知道剧组有特意给李英超准备晚礼服,还自掏腰包给弟弟定做一套燕尾服。李振洋的品味,比剧组准备的那套,还不到四百块的黑西服高出了不知道多少个段位。


 


他一边给李英超整理着胸前的蕾丝领结,一边说,这是你人生的大事,一定要漂漂亮亮的,炸死他们。


 


李英超一直不肯让别人碰他的头发,而那晚他上台前的狼奔头是李振洋亲手给他抓的。


 


李英超上台领奖的时候穿的风度翩翩,直播上路人的弹幕都在刷,这个人好帅,他真像个贵族的小王子哎。


 


在整个晚会开始之前,有一个直播给粉丝看的预热酒会,很多原来需要李英超过去跟人点头哈腰的大牌都客客气气的过来跟他招手。


 


他第一次看清了这个圈子里的人情冷暖,他们喜欢他,他们奉承他,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觉得李英超很优秀。他们只是在向那些,藏在他身后丰富的资源和巨大商机低头示意。


 


而李振洋还是老样子,眼神一刻都离不开他,怕他走丢了,怕他摔坏人家的盘子,怕他乱吃东西,怕他在周旋的时候说错话。


 


他在别人眼里是新晋流量小生,是商机,是钞票,是资源,而他在李振洋眼里仍然只是个不懂事的弟弟而已。


 


即使他已经21岁了,即使他登上了国际的舞台,即使他已经有了女朋友。


 


别的小明星都在酒会拼命的社交,和那些大老板攀关系的时候。他的另外两个哥哥却一直非常没出息的在埋头大吃。仿佛这场酒会对他们来说,最具吸引力的东西就只有那顿人均伙食标准一千三百块的自助大餐。


 


在他们四个人脑袋里似乎都没有追名逐利,勾心斗角,这么一根紧紧绷着的弦。偶像,对于他们四个来说不过是一份,并不算神圣,但会尽心尽力去完成的普通职业。


 


这就是他们四个一直没能大红大紫的原因吧。他们活的有一点太实在,也太容易满足了。甚至,在他那三个年长的哥哥身上,还时常透露出一股少年人身上天真的傻气。


 


十六七岁的时候李英超总盼着长大,但是当他真的开始独自面对人生,在哥哥们的羽翼无法触及到的地方,尝过了人间的酸甜苦辣之后,才恍然顿悟,如果能一生都傻呵呵地做少年人,是何其幸运。


 


所以,他喜欢把oner当成一个家,当成他的避风港。但他最近一年多,在外面拍戏跑通告,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他的哥哥们没有一个人因为他得到了更好的资源而觉得嫉妒,也没有一个人因为他最近疏于联系而责备他。


 


他们只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的弟弟是如此的优秀,他所获得一切都是他应该得到的,甚至他还配得上更多。


 


因为他们是一体的,他们是属于彼此的一部分,弟弟获得了成绩,他们也与有荣焉。


 


几个小时之前,他的三个哥哥一股脑的涌进酒店房间,卜凡把他按在门框上看他有没有长高,岳明辉捏着他的脸蛋说他去了趟戛纳好像脸上终于长了二两肉,顺眼了不少。


 


而那个明明最想和他拥抱的李振洋,却站在他们俩的身后,背着手一边看着李英超,一边痴痴的笑。


 


于是,李英超推开岳明辉,穿过卜凡压在门框上的胳膊。走到李振洋身边挽着他的手臂问他“洋哥,你想不想我?”


 


“小狗才想你呢。”李振洋敲了敲他的额头,但脸上还是笑出了一堆褶子。


 


李英超今天晚上既是来领奖的演员,又是表演嘉宾。他要跑前跑后的准备,换衣服。坐在位置上的时间并不太多。


 


他在准备上台唱歌的时候,才和哥哥门汇合,聊了几句天。


 


李振洋一直隔着一个岳明辉站在他身后,李英超不知道李振洋是不是还在生气最近自己的疏远他了。他有些慌张的,时不时的回头张望几眼。


 


但李振洋看上去似乎并没有生气,还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在微笑。


 


在上台前的一瞬间,李振洋走过来,他没有管李英超有没有反抗,一直紧紧的握住他的手,直到舞台上的灯光全部亮起他才松开。


 


“我不要忽明忽暗的灯火,我不要渐行渐远的你我。”


 


李振洋每次表演的时候,唱这句歌词喜欢闭着眼睛去找音准和节拍,而这次,他转过身看着李英超,唱的很深情。


 


甚至让李英超在台上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让他误以为李振洋的那双眼睛是在告诉他,他爱他。


 


李英超在慌张中唱错了一句的节拍,但没有人在意他这个小小的错误。一场表演圆满的结束,他们像好多年以前一样搂着对方的后背谢幕。


 


三个哥哥直接下场回到坐席上,李英超一个人去后台换上李振洋给他准备的燕尾服,他照着镜子觉得有点夸张但还是穿着走出去,回到座位席上。


 


李振洋一边帮他整理着头发一边油腻腻的说“小弟,你今天有点怪啊。”


 


李英超笑的肩膀发抖,他说“李振洋啊,这个土掉渣的笑话你已经跟我讲了一万次,你以为我还会上钩吗?”


 


李振洋就按着他的脖子,把他的脑袋往自己腿上压。那一瞬间,李英超觉得他们之间明明改变了很多,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公布候选人的时候,三个哥哥比他本人还紧张,生怕出了点什么差错。但最后,最佳男配角还是毫无悬念的落在了他头上。


 


李英超走上台的时候,脑袋里有一瞬间的空白,他甚至不记得刚才有没有和李振洋拥抱。


 


他站在台上清了清嗓子,看见台下的三个哥哥举着自己的巨幅照片在给他应援,觉得哭笑不得。他慢慢回忆起了在脑海里准备好的感谢词。


 


“我能拿到今天这个奖项,我除了要感谢导演,感谢一直照顾我前辈,和我们一起努力的工作人员,还有一直喜欢我们的粉丝之外,我还要感谢一个特别的人。”


 


李英超的目光砸李振洋的脸上扫过去,然后继续说


 


“我要感谢,我的父亲。感谢一直反对我,如果不是你给了我坚持下去,一定要作出一点成绩的动力,就不会有今天的李英超。”


 


李英超说完,短暂的沉默了一小会儿。台下响起掌声。


 


主持人以为李英超要结束他的发言的时候,他又突然弯下腰握着话筒说“我还要感谢一个特别的人,一个我很爱的人。一个一直支持我的家人。”


 


“谢谢你,李振洋。”李英超说完之后台下响起一片尖叫,他觉得这样太过于暧昧于是又在后面补上了一句“谢谢你卜凡、谢谢你,岳明辉。谢谢你,oner。谢谢你,万能人,我的家人们。”


 


李英超收获了粉丝很多的尖叫和泪水,他微笑着一路小跑的下台,和哥哥们又再一次拥抱。


 


李振洋在灯光再次暗下来的时候,一直握着李英超的手久久的不肯松开。


 


他说“小弟啊,我真的好想你呀。”


 


那年年底,是他们四个和坤音娱乐签的第一份合同到期的时候。


 


李英超接到了许多大公司伸过来的橄榄枝,无论是从那一个角度来考虑,跳槽对于李英超的未来都是更好的选择。


 


李英超总是迟迟做不了决定,最后那份新合约是李振洋熬夜查了好几天资料,又问了许多朋友之后,慎重的帮李英超选的。是一家很靠谱的大公司。


 


他们四个在过年之前,在宿舍的小客厅里开了个会。


 


当李振洋替李英超把这个决定说出来的时候,岳明辉还笑着说弟弟你先打入敌人内部,哥哥们在外头给你接应。


 


卜凡也支持弟弟去选择更好的人生。


 


岳明辉说“咱们oner并没有解散,只是以后团体活动的时候两家公司在协调行程上会多了些麻烦而已。”


 


“但是如果咱们四个人心是在一起的,去努力完成一件事情,这些困难都是能够解决的。”


 


李英超过完春节之后,终于从坤音的宿舍里搬出来自己一个人住。他以为他和女朋友有了私人空间会更亲密,但他们搬到一起住了没到十天就分手了。


 


女朋友说,他压根就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屁孩,一点都不知道体贴人。大概是你那几个哥哥把你给惯坏了吧。


 


最荒唐的事竟然是,导致他们分手的最根本原因是,他和李振洋发短信的频率要比压和女朋友一周加起来说的话还要多。


 


他自己竟然没有意识到,他和李振洋竟然密切到连女友都嫉妒的发狂到地步。


 


他觉得他并没有讲很多话,他只是忍不住的想把白天发生的一切都讲给他的大哥听一听而已。


 


再后来,他们两个人的事业都越来越忙。


 


李英超经常被抓进山拍戏,一去就是小半年。李振洋从一开始的焦虑,到逐渐习惯了他不定期的失联。


 


到如今,如果没有特别的大事,他们几乎不会再主动联系。


 


而oner的团体活动也从一年中有半年,到一年十次,一年五次,到如今只有一年年末的时候有一次。


 


李英超已经30岁了,事业蒸蒸日上,但情路却一直充满波折。他这几年间分分合合的谈了不知道几个女朋友,最近突然开始对恋爱感到疲惫,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时常回忆起十六七岁的往事。


 


oner还在,但他们四个人都开始发展各自的事业,很少有时间坐下来一起聊天,或者一起喝酒吃饭。仅有的交流,也都是在年底演唱会排练的那几个礼拜。


 


oner对于他们和粉丝之间的意义,已经不再是一个男团,一个偶像,它是一个约定和一个承诺。让那些因为他们而相识的,来自天南海北的人,能够再次聚一聚一个由头。


 


他们出道的时候并不酷,也不叛逆,更不会是哪一代人的精神领袖,它只是90后这一代人渐渐老去时,回忆起青春时代里众多记忆符号中的一个。


 


但依旧有成千上万的人不愿意它消失。


 


李英超也不愿意它消失,因为那既是他的全部青春,也是他在一年之中,还能再见到李振洋的唯一一段时间。


 


年纪越大,他就越怀念少年时光。他开始想念李振洋,想念他口袋里的糖果,想念他没有逻辑的骚话,想念他搂着自己脖子说以后大哥罩你了的拽样子。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几个哥哥通过话了,尤其是李振洋。对于他的近况,大多数是从媒体报道上得知。


 


他一时间想不起来,究竟是从哪一天开始,有一股力量把他们两个拉扯的越来越远。


 


他活到了30岁,有了钱也有了自由,他以为自己会快乐。可是他在一个的夜里总是需要酒精才能入眠。


 


他突然发现,他还是想回到坤音娱乐,回到草场地那个最初的小房间里,做那个傻不拉叽,从来不到明天会如何小孩子。


 


因为,在那段时光里,有李振洋陪在他身边。


 


在某次去录综艺的路上,经纪人说,他从朋友的朋友那里听来的八卦,说是李振洋要结婚了。


 


李英超躺在保姆车的后座上,把脸整个罩在黑色连帽衫里,他笃定的说“我洋哥那种人啊,他压根就不会结婚的。”


 


“你怎么知道呢,你又不是他本人。就算你们是哥们,你很了解他,但人的想法都是瞬息万变的。”经纪人说。


 


“我知道,他就是不会。”李英超再次用无比确定的语气回答经纪人。


 


“你好像很不希望他结婚啊?”经纪人问他。


 


李英超突然愣住了几秒,像是被这句话点醒了似的,眨眨眼睛看着窗外开始沉思。但他又不愿意被人看穿心思,就故意装作很凶的对经纪人说“专心开你的车吧,哪来那么多八卦。”


 


就在李英超笃定的否认李振洋会结婚这件事的隔天早上,就有新闻传出来说李振洋已经和某富商的千金秘密订婚。


 


李振洋现在开着一家潮牌店,又做歌手。李英超想,李振洋是哪里来的时间去谈恋爱呢?


 


他盯着那张满是马赛克格子的偷拍图上,一个女人的侧脸仔仔细细的研究了好久,还是没能想象出她更具体的长相。


 


两天之后,李振洋个人工作室发表了惯用的公关稿子,说两个人只是朋友,还在互相熟悉的阶段,并没有发展到结婚的阶段。


 


李英超看了三四遍公关稿子,挑出来两个错字,气到发笑。他戳着屏幕,瞪着眼睛说“李振洋啊李振洋,你这个人真是,发个通告都这么虚伪。”


 


他回想起自己20岁生日的时候,李振洋在宿舍里喝了很多啤酒。他搂着李英超的脖子说“小弟,我非常喜欢你!特别喜欢!全宇宙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李英超知道他在说胡话,那件事他虽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却一直平静的躺在他的记忆里,直到许多年以后,又突然从脑袋里冒出来,久久挥散不去。


 


在他反反复复的回忆起这个片段时候,甚至开始怀疑那个晚上到底有没有发生过这件事,这段记忆是不是自己凭空捏造出来的。


 


书上说,人每隔七年就会退换掉一次全身的细胞。而他不能确定,自己真正的那一部分记忆是不是也随着那些死掉的细胞一起蜕掉了。


 


最近,他竟然意外的在一个综艺节目里和李振洋遇见了。他是临时顶替一个生病的前辈去参加那个节目。


 


李振洋在录影棚里看见李英超的时候,惊讶的整个人都僵住了。但随即,又如春风拂面一样看着他,温柔的笑起来。


 


李英超本以为他们会疏远。但他站在那,站在李振洋面前的时候,却感觉仿佛是有一个狂喜的少年从他心底破体而出,抑制不住的喜悦充盈着他的的神经。他三步并作两步,飞奔过去,李振洋也像以前一样,默契的张开手臂,稳稳的接住他,在原地转起了圈。


 


他像是喝到了一杯甜甜的甘蔗水,从味蕾一直甜到内脏。他想,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比糖果更美妙的东西了。


 


李振洋松开他,摸摸他的头,又拍拍他的背,用看着一个十七岁少年的目光,看着他这个已经三十岁的男人。


 


他问李振洋是不是真的要结婚,李振洋笑着说“那是个误会,不过如果是和你,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李英超笑着一巴掌把李振洋推出去好远,抱着一瓶可乐笑的面红耳赤。


 


他对流李振洋一直有一种很特别的感情,他说不清那是什么。他并不想和他做ai,但他想自私的把他据为己有,想让他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


 


也许17岁的李英超会把,依赖,爱,和情yu搞混,但30岁的李英超很清楚,他对李振洋的爱和风月和情yu无关。


 


“小弟,我买了套房子,在望京。”李振洋一边说一边把一串钥匙塞进李英超手里。“房子离坤音很近,你有空可以去住一住。”


 


导演拍手喊大家上工,李英超和李振洋一起在录影棚里呆了16个小时。一起做了很多游戏,聊了很多天。他们又像以前一样,粘粘乎乎的坐在一起,贴着耳朵说小话。


 


凌晨的时候,他们搭着肩膀从录影棚里出来,再三拥抱之后才道别,分头走上自己的保姆车。


 


经纪人一路上都用八卦兮兮的眼神瞄着后视镜里的李英超,李英超敲着手机跟李振洋说了一句晚安,然后抬起头跟经纪人说“想问就问吧,我看你都要憋死了。”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觉得你今天好像特别开心哦。”经纪人说。


 


李英超把手机收回口袋里,笑了笑问她“姐,你到底想说啥?”


 


“我觉得吧,如果你们两个其中有一个是女生,那你和李振洋其实真的还蛮合适的。”


 


李英超摸了摸口袋里的那串钥匙,然后翘着二郎腿说“梅姐,我看你呀,以后还是专心开车比较好。”


 


初冬的北京飘起小雪,从大兴到宣武门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李英超以往会小憩,或者看一小段视频。


 


但这一刻他突然就想让大脑放空,眼睛不断的在窗外的灯火间流连。


 


北京这座城市,虽然他在这住了很多年,但还一直没有机会,真正停下来仔仔细细去看它。


 


他羡慕那些小小的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他羡慕那些从车窗前匆匆略过的情侣。他很疲惫,他在这个时候开始格外思念李振洋的肩膀。


 


“洋哥,我好想你啊。”他敲着手机发送出这条消息。


 


两秒钟之后,李振洋回复他“那就回家来吧,小傻子。”


 


车子开进一条隧道,车窗上倒影着李英超自己的脸。他用手摸着玻璃上的倒影感叹。


 


十三年的光景白驹过隙,他还是他的大哥,他还是他的小弟。


 


时间在他们之间能改变什么呢?


 


不过是眼角多出来的两条皱纹而已。


 


==========end==========


不是爱情线,不知道怎么定义甜和虐。


 


我觉得,这种既不是爱情,又大于亲情和友情,模棱两可的暧昧,就是所谓cp迷人的本质吧。


 


 


 



😭😭😭😭
AG家的图真是良心

这是用GD纹身拼成的图案
@choice888 
因为私信好像不能发图只能艾特你了😂😂
有白色和黑色的